-墨茉點頭,“三哥知道了,而且非常生氣。”

“雖然牢獄之災免了,但是我們可以利用一下她泄露機密,我記得霍家跟墨家一直不對付,尤其是這個霍雲霆,一直視表哥當做假想敵,那我們就利用好這個關係。”

聽著秦芷薇的話,墨茉不由皺了下眉頭,“可以嗎?”

秦芷薇點頭,“這有什麼,我們又不是真的泄露機密,隻是假的,但是我們要做實朝熙偷盜商業機密的事情。”

兩人打定主意,隨即便開始為了這件事情造勢。

另一邊,墨修爵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三天後。

緩緩張開眼,墨修爵看著周圍純白的環境,不由皺了下眉頭,強撐著身子要坐起來,立馬被一旁的南潯給按住。

“哥,你現在還不能動,你想做什麼,交給我們就好。”

行動扯到傷口,墨修爵點點頭,然後便又老實的躺了回去。

“我怎麼了?”

南潯歎了口氣,“哥,你在回來的路上遇到了伏擊,不過我們已經將人給控製了。”

墨修爵點頭,“對了,我睡了多久了?”

南潯看了眼時間,“三天三夜了。”

“三天三夜?”墨修爵算了下時間,從他去參加會議到結束整整一週時間,再加上昏迷的這三天,也就是整整十天。

“對了,朝熙呢?”

南潯搖頭,“我不知道啊,大哥怎麼了?”

墨修爵拿過手機給朝熙撥打了電話,結果顯示卻被拉黑了。

拉黑?

這女人好大的膽子啊,竟然敢拉黑他!

深吸一口,墨修爵又給王中澤撥去了電話。

“事情辦的怎麼樣啦?”

王中澤點著頭,“您放心朝小姐已經出來了。”

“怎麼回事?”

王中澤歎了口氣,“其實還冇有輪到我出手,是霍雲霆霍總幫的忙。”

聽到‘霍雲霆’三個字的時候,墨修爵的表情一凜,“霍雲霆怎麼會知道?”

“我也不清楚,不過當時霍總倒是對三少奶奶很上心,將朝小姐接出來之後就帶回了霍家。”

這個霍雲霆倒是很會啊,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情!

王中澤說著突然想到什麼一般,“對了墨總,朝小姐已經簽署了離婚協議,我看過了,冇有什麼問題。”

“她簽約了?”墨修爵驚呼一聲,“她提什麼要求了嗎?”

“冇有。”朝小姐很平靜的就簽署了離婚協議。

嘴上說著不要股份,可是簽離婚協議的手卻絲毫不軟啊!

“墨總,您看......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說完,墨修爵便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聽著剛纔墨修爵的話,南潯已經明白了什麼,“哥,你真的跟朝熙離婚了?”

“怎麼?很震驚?”墨修爵緩緩靠在病床靠背上,儘量讓自己的身體保持平躺。

“冇有。”南潯笑了笑,“我是覺得朝熙對你似乎是有感情的,冇有想到她這麼痛快。”

墨修爵恥笑一聲,5%的公司股份作為離婚答謝,她可不就痛快。

“給了她5%的股份,她自然迫不及待。”

聞聲,南潯驚呼一聲,“5%的股份?這可不是個小數目啊。”

“是啊,所以她迫不及待了。”墨修爵滿臉不屑的冷笑一聲,“對了,你給我查一下霍雲霆最近有什麼行動。”

“霍雲霆?”南潯愣了下,“為什麼查他?”

“你不用管,查他就是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