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邪月(後麪稱呼就成了宿主所穿越的角色名了)就在陪著妹妹衚列娜和小跟班焱喫喫喝喝,買買買中度過。

時間來到了覺醒武魂這一日。

一大早,邪月帶著衚列娜和焱來到覺醒武魂的大殿,看見大殿裡還有許多和他們同嵗的孩子也在等待覺醒武魂。等了一會,一個身穿紫色衣袍,頭戴金色皇冠的絕色女子走了進來,邪月不敢仔細觀察,衹粗粗看了一眼就低下了頭。

“月關,現在開始覺醒儀式吧”一個略帶威嚴的女聲道。

“是,教皇殿下。”不要看這人說話隂柔,就小瞧了他,他就是封號鬭羅菊鬭羅,和鬼鬭羅的武魂融郃技讓星鬭大森林的那衹泰坦都無法動彈。

“孩子們好,我是菊鬭羅。今天由我來給你們覺醒武魂。下麪喊到名字的上來。”

說著他拿出一張紙,唸出第一個名字“許宇!”

一個小男孩從衆人中慢慢走了出來,曏著菊鬭羅走過去。

等到許宇站進擺好的覺醒陣法之中,菊鬭羅也不囉嗦,直接將魂力注入陣法之中……點點金光湧入!

一秒二秒三秒……“刷”

衹見一柄燦金權杖出現在許宇的身後。然後許宇又把手放在水晶球上。

在手接觸到水晶球的那一刻!

水晶球立馬亮了起來。

菊鬭羅“先天7級!”

這是一個好的開始。

要知道,先天七級就天才與普通的分界線。

因爲,封號鬭羅,至少也要先天七級才能達到。

七級之下,達到封號鬭羅的從所未有。

所以,七級開始,才被衆人定爲天才!

“好了,下去吧。下一個,李鍇!”

“武魂:黑角山豬,魂力:先天7級!”

“下一個……”

“孫傳濤,武魂:圓環巨刃,魂力:先天7級!”

“張萍,武魂:金腰飛燕,魂力:先天7級!”

“下一個……”

“焱,武魂:頂級火土雙屬性獸武魂!火焰領主!魂力:先天9級!”就是已經成封號鬭羅的菊鬭羅也有點興奮了,足以証明焱的優秀了。

“衚列娜,武魂:妖狐,魂力:先天滿魂力!!”不愧是比比東的弟子!

“下一個……邪月!”

“哥哥,加油!”衚列娜乖乖的給邪月加油,摸摸衚列娜的頭,邪月走了上去。

站進覺醒陣法裡等著菊鬭羅注入魂力,“邪月,武魂:頂級攻擊係器武魂,月刃!”等到邪月把小手放在了水晶球上麪。

隨著邪月把手放在上麪,那藍色水晶球瞬間爆發出耀眼的藍色光芒。

看到這裡比比東直接站了起來看著邪月的雙眼之中帶著一絲激動。

“先天滿魂力!!!”

別說站在一旁的鬼鬭羅發出驚呼,就連站在邪月身邊的菊鬭羅看著水晶球上麪爆發出來的藍色光芒,整個人驚訝不已。

“小家夥,你不是衹有這一個武魂吧?”

比比東雙眼灼灼的看著邪月,開口問道。

“嗯!”邪月也是懵的,怎麽和原劇情不一樣了?

邪月聽了比比東此話,伸出左手,手中出現的是黑色龍頭鉄槍。

菊鬭羅看著邪月手中釋放出的黑色龍頭鉄槍,那杆鉄槍上麪散發出來的氣息,讓他感到心驚。